谁为海南涉嫌“2018.10.17贩毒假案事件”买单?

  • 时间:
  • 编辑:hHN1p9
  • 来源:乐淘网上鞋城

 

图一:满腔愤懑的造假案事件无罪辩护人

本网三亚12月13日专电:“我实在想不通,作为执法人员,竟然采用栽赃造假的下三滥手段乱抓乱捕办假案,假如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和亲人,难道也这样干吗?”近日,“2018.10.17贩毒假案事件”受害人父亲王先生,悲痛欲绝。

一年多来,作为辛勤工作大半生的退休干部和辩护人,他一直为儿子王俊的“贩毒案”的冤情奔走呼喊。期间,其父子曾遭到相关公职人员“劝说认罪”而严厉驳斥。随着新年“两节”的临近,他盼望冤坐牢狱的亲人洗刷冤情,早日回家。

同时,他呼吁省、市纪检监察和司法机关主持公道,依法追究本事件涉嫌栽赃陷害、办假案人员的法律责任,给受害人、家庭和社会一个公平满意的安抚和交代。

如此“缉毒”受雇于谁

据调查,“2018.10.17贩毒假案事件”是一起典型的“特情引诱”、“设计导演”式“貌似执法”事件。涉事公安禁毒机关严重违反《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八条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应当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

有内部知情者分析说,其所谓的“办案过程”涉嫌严重的执法犯法或被人利用、充当个人报复“黑打手”的“公职私用”极端行为。 所谓的“贩毒案贞办人员”操纵、指使琼海籍吸毒女、孤证线人麦秋菊特意去诱使王俊贩毒遭拒,并涉嫌造假、栽赃陷害。作为核心孤证线人的麦秋菊的证言是本涉嫌造假案事件的重要证据之一,在本涉嫌造假贩毒案开庭前,该女子却被人安排神秘失联消失在大众视线中。

但是,麦秋菊在侦查阶段所做的证言不但存在诸多重大疑点,甚至文辞错乱、漏洞百出、自相矛盾。整个所谓“贩毒案件侦破过程”谎话连篇,“驴口不对马嘴”,充满杜撰编造色彩,遭到被告人的痛斥和抗议,并疾呼喊冤。

据了解,作为退伍军人、私营企业负责人并正常经营的王俊,具有较强的独立意识和创业精神,更没有犯罪前科记录。“出事前”因企业三角债务与人发生矛盾纠纷而将某人“惹恼”。

传闻,有人曾扬言要找人“收拾他”,一定让他“很难受”。

而就在此后不久果然应验,便巧合地发生了“2018.10.17贩毒假案事件”,遭到涉嫌“枉法逮捕”枉蹲班房,失去人身自由400多天。

如此“批捕”是否合法?

本网调查证实,三亚市城郊人民检察院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明知海棠公安分局禁毒大队长吉明漏洞百出、自相矛盾的杜撰造假“贩毒罪证”和吸毒女、孤证线人麦秋菊的“不实之言”。明知不具备“涉嫌犯罪标准”,便实施“先捕后查”手段,一纸逮捕令、将王俊打入牢狱板房。

关于“2018.10.17贩毒假案事件”,本网编辑部在调查了解后,曾以《海南一禁毒大队长涉嫌操纵吸毒孤证线人引诱欺骗造假案》、《海南三亚:涉嫌栽赃陷害的假贩毒案也要“公诉开庭”?》为题,进行独家披露和追踪报道,并引起国内社会各界强烈反响。

图二:在律师强力干预下,检方向侦查机关退回并指出的“部分具体补充内容。”

此涉嫌贩毒假案事件,官方称之为“王俊贩毒案”。该事件的发生,源于三亚市公安局海棠分局禁毒大队长吉明。根据本事件行动参与人、证人、三亚市公安局海棠分局民警林某案情证言笔录称,本案“侦破”经过如下:

“2018年10月16日晚上,海棠分局禁毒大队长吉明接到线人提供的线索,在位于儋州市文化中路的星辰s主题宾馆506房间内有人贩毒。而后,大队长吉明带领值班民警和文职人员、由线人带路(夜间)来到儋州市区。

吉明大队长通过微信转账给钱400元作为交易毒品的毒资。然后安排该线人通过手机给贩卖毒品的的犯罪嫌疑人打电话联系交易地点。“贩毒人员” 称要到儋州市星辰s主题宾馆(文化中路店)506号房间找他购买毒品,接着吉明大队长组织人员进行抓捕(我当时也参加)。

随后我和线人跟随吉明大队长、值班民警,于2018年10月17日凌晨4时许赶到儋州市星辰s主题宾馆(文化中路店)506号房间门口外面。我们埋伏门口边上后,由线人敲开房门后自己一人进去房间和贩毒人员进行交易。

当线人和贩毒人员交易成功后,我们就一起迅速冲进房间去、将贩卖毒品的犯罪嫌疑人控制住,并且当场从其身上缴获一小块用白色卫生巾纸包着的毒品疑似物、用于联系毒品的手机两部。从线人身上缴获交易毒品的小包用透明袋装着的毒品疑似物,经过当场盘问知道他的名字叫王俊、是儋州市人。最后,我们把他和线人带回林旺派出所接受调查了。”

本网调查证实,以上证言和“侦办”过程中:1、发案的时间是吉明大队长编造。实际情况为,文中所指的儋州市星辰s主题宾馆506号房间,2018年10月17日凌晨1时后朋友开房,而王俊本人是在3时许入住。2、所谓的“贩毒现场”也是涉嫌假造。林某证言中所称“2018年10月16日,禁毒大队长吉明接到线人报称,主题宾馆506号房间有人贩毒” 在撒谎。3、线人麦秋菊所谓的“贩毒现场”证言是假言孤证。4、警方禁毒人员竟然在16日还未入住,就锁定了“506房有人贩毒”,并先入为主,制定了所谓的“栽赃抓捕方案”,17日凌晨4时许由三亚市赶到数百公里之外的儋州市星辰s主题宾馆(文化中路店)506号房间门口外面设伏。只要线人门一开,吉明大队长不分青红皂白便带领埋伏人员冲入抓捕入牢。

如此“公诉”是否公道?

本来,在侦查机关将本案移交审查起诉后,在律师的强力干预、驳斥下,经该院被迫审查认为:事实不清,并将本案退回补充侦查。该院在补充侦查提纲中要求公安机关:1、制作线人麦秋菊的笔录,询问其是如何与王俊进行毒品交易,通过何种方式支付毒资?2、线人联系王俊购买毒品是否对通话进行录音,如有请提取。再次讯问王俊,重点对其与线人陈述不一致的地方进行讯问。

该提纲中,涉及多处关键性补充侦查内容。

但是,公安机关在《补充侦查报告》中回复说:无法联系麦秋菊到公安机关配合调查,未能再次制作笔录,未能核实其联系王俊购买毒品是否有通话录音,只是对王俊再次讯问并制作笔录。而“补充侦查阶段对王俊的询问笔录内容与之前王俊口供基本一致”。

根据《刑事诉讼法》171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的时候,必须查明犯罪事实、情节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辩护人认为本案证据仍然存在以下诸多问题:1、据以定罪的麦秋菊证言多处存在疑点,无法查证属实;2、麦秋菊证言与王俊供述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的矛盾不能合理排除;3、根据卖秋菊证言得出的结论具有其他可能性,不能排除合理怀疑;4、根据麦秋菊证言认定的毒品交易不符合逻辑和经验法则,得出的结论明显不符合常理。

正因如此,检察机关认为本案事实不清楚,退回补充侦查。但三亚市城郊人民检察院检委会退回补充侦查提纲中要求核实的事实,在补充侦查中仍无法核实,经退查后的证据仍然达不到《刑事诉讼法》第55条规定的证据确实、充分且能够排除合理怀疑的法定条件。

可见,经执法机关大半年“折腾”,指控王俊贩毒仍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检方不但没有依法归还其人身自由,却“顺水推舟”地将人“枉法”批捕了。

如此“逼迫”是否人性?

图三:曾经因上图中警方所提供的多条证据而不能作为王俊构成“贩毒罪”,遭到检方两次退回重新补充侦查未果,本应依法无罪放人。但公诉方却之后自打嘴巴,将本已否认、漏洞百出、“东挑西捡”的所谓“罪证”重新捡回,变成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推上庄严的法庭,联手吉明一伙人,非要将喊冤人王俊强行鼓捣成“罪人”。可见,彼此用心之险恶。

今年2月23日,海南法立信律师事务所在向三亚市城郊检察院递交的《关于王俊涉嫌贩卖毒品案法律意见书》(二)中,呼吁该院为确保公正公平,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避免出现冤假错案,恳请该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75条规定、将本案再次退回补充侦查,以查清以上列举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涉案事实;或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403、404条的规定,依法做出不起诉的决定。

然而,该院不但断然拒绝采纳这一重要意见,反而一意孤行,强行“赶鸭子上架”、我行我素地违规违法办案,公开成为禁毒大队长吉明等人的帮凶、打手。

本假案前期,在原辩护律师向检察、公安机关郑重提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要求从五个方面补充证据后,对方才不得已地两次将“退案补充侦查”,并一再推诿扯皮,有人发誓,一定要将此假案“办到底”、他们有本事就去上访告状。

之后,这位一度坚持正义的律师,被人“多方面做工作”和施压,被迫退出了此案。并无奈地向受害人家属解释说:“我顶不住压力大,我做不了这个案子,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甚至,受害人父亲向媒体回忆说,有执法人员几次找他“劝降,要求共同说服其子认罪伏法”。理由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政府即使敢抓你,检察院也开庭了,就有办法让你有罪,海南的禁毒工作一直处于高压态势,要识时务,不要“看不清形势”。

而作为该假案的检察机关办案人明知王俊无罪,且在侦查机关两次“退查”没有任何进展并终结侦查活动后,仅以吉明操纵和吸毒女、孤证线人买秋菊造假证言,便坚持将受害人王俊公诉欲强加之罪。

一年多来,尽管有好心的同事再三好言规劝、受害人家属却苦苦哀求,要求依法办案、将造假贩毒案纠正停办,依法无罪释放王俊,但遭到主诉检察官林珍“寒言冷面”相对,一意孤行。

无奈之际,感到事态进一步恶化的受害人父亲王先生,在征得相关领导和法律界人士支持后,决定尝试为儿子王俊亲自担任辩护人,并获得了法院的允许。

他说:“他们竟然软硬兼施、劝说我们服软低头认罪,简直是不可理喻。我决心拿起法律武器,向涉嫌设计诱骗、栽赃陷害欺压弱势群众的黑心执法者挑战决斗、讨还公道;我要为遭到非法逮捕入狱的王俊维护公民人身权益,并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近日,一位司法界的老同志在谈到海南省儋州2018.10.17涉毒假案时,深有感触地说:“处于改革开放前沿的海南特区不但社情复杂,也是涉毒重灾区之一。这说明越是禁毒形势严峻,就越需要建设一支德才兼备、高素质的执法队伍,严格执法;良知、正义、客观、真实是执法者行为准则指南。

他最后说,多一宗冤假错案就多一份仇怨,人民群众不信服,社会就上就多一份不稳定因素。这个事件,很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