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峰县违法强征强拆强判强拘 欺压弱势群体

  • 时间:
  • 编辑:DeM27jhzD
  • 来源:专家论案

在2018年3月31日的双峰官方公众号《双峰发布》推出一则消息如下:

3月30日,我县组织相关单位对永丰镇绍塘村绍塘组一处房屋及附着物进行依法强制拆迁。据了解,申请执行人双峰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被执行人彭某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已由双峰县人民法院作出(2014)双民一初字第198号民事判决书,但彭某未按法院判决自觉履行。2018年3月16日,申请执行人双峰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向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县人民法院受理后,于2018年3月19日向被执行人彭某发出(2018)湘1321执537号执行通知书,2018年3月26日,发出腾房搬迁公告,责令被执行人彭某限期腾房搬迁,但被执行人彭某仍未履行,经多次做彭某的执行工作无果后,县人民法院决定强制执行。

文中的彭某就是我一彭建林,但有一个没有提到的事实是:就在强拆的头天晚上,镇干部带领一伙人闯入我家,在闪示一下证件的情况下,将我夫妇强行带到县拘留所,拘禁我一晚,第二天强拆行动结束后,才把我们放还。

这样的厄运为何降临我的身上?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2005年12月2日,双峰县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双峰县城北新区拆迁户安置区征用土地公告》,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我居住的房屋就被划入了拆迁范围。后来才了解到,我所住房屋并不在规划审批的征地范围内。

2008年3月12日,双峰县国土资源局发出《腾地公告》,声称城北新区拆迁户安置区建设迫在眉睫,要求村民腾地迁坟。

两个公告发布后,前后过去了8年,到2013年7月,双峰县城建投公司突然找上门了,要求我作为屋主和被拆迁人与其签订所谓的主动申请提前拆迁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在一番欺骗诱导式的谈话、填表、审核房屋证件等前奏性动作后,我不知道这是一个圈套,在其威逼诱骗下稀里糊涂地于2013年7月30日与城建投公司签下了《双峰县主动申请提前拆迁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的空白协议。最要命的是,我作为房屋继承人之一,对方在没有弄清我对房屋只拥有部分处置权的情况下,就让我全权代理了协议签字,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很大的亲情伤害和维权隐患,乃至巨大的经济损失。我们明明非常被动蒙蔽,而协议书却故意把我们定为主动申请。现在回想起来,原来就是一个大圈套!

按照双峰县城建投的计算结果,我父母留下的一栋建筑面积为280.34平米的二层砖混楼房所得补偿费用为118517元,加上其它几项安置补偿,总计补偿金额为144495元。令人气愤的是,7月30日签字,7月31日便是搬迁期限,根本容不得我对房屋处置作出深度考虑。

我误入圈套与双峰城建投公司签下拆迁协议后,担心我三个姐姐知道,心情压抑,既不敢告知我姐姐们,更不敢自已动手搬迁,旁人也告诉我,可依法质疑我与城建投所签协议的正当性,城建投直至现在也未给我拆迁补偿费。

2014年3月,双峰县城建投公司以我未履行搬迁腾房义务为由,将我起诉至双峰县人民法院,2014年8月29日开庭审理,在我不知情并缺席的情况下,法院审判长彭桂胤竟强行宣判,要求我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七天内腾房搬迁,并负担诉讼费9500元。

2018年3月29日晚,在镇干部的带领下,一伙人闯入我家,强行要我搬离住处,我据理力争,对方便动手打人,我妻子被打伤,小孩受惊吓,接着,我夫妇被暴力挟持,戴上手铐,挟持至双峰杨村拘留所非法拘禁。3月30日,在一名副县长的带队指挥下,永丰镇、双峰县国土局、县城建投等联合行动,进行强拆,我所住房屋也未能幸免,强拆过后,我们才被放回,面对强拆现场,我欲哭无泪。

2018年5月,我三个姐姐彭洪秋、彭红兵、彭洪平作为异议人向双峰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对,强拆行为提出执行异议,法院罔顾事实驳,回我姐姐们的执行异议申请,至此,我们全家陷入一片无奈和迷茫之中。

双峰县违法强征、强拆、强判、强拘, 欺压弱势群体,致老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谁来替弱势群众伸张正义?

1、 双峰县人民政府主导的对我合法房屋及土地的征拆行为严重违法,属典型的非法强征强拆,因为,我有确凿证据证明,我所住房屋根本不在规划审批的征地范围之内。

2、 双峰县城建投公司作为企业,根本无权介入强征强拆,且更无资格实施强拆行动。

3、 时间相隔四年后,双峰县人民法院立案强拆,存在重大的违法情节。

4、 双峰县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不主动履行调查义务,偏听偏信,采信有疑点的原告证据,致使判决结果严重损害我的合法权益。

5、 在我姐姐们提出异议申请后,双峰县人民法院仍不采用申请人有效证据,粗暴驳回异议申请,非法剥夺申诉人的合法继承权,涉嫌玩忽职守、滥用职权。

6、 城建投公司在主导协议的过程中存在严重的欺骗性和不正当性。故设圈套,恶意诱导,损害对方合法权益。

7、 当地政府部门和法院以依法执行为掩护,对我实施人身侵犯。在强拆的前一天,不顾事实,无视公民权利,以暴力抗法的名义,将我夫妇非法拘禁。

8、 在此次强拆中,我和我的家庭遭受的损失和伤害是多方面的。一是财产损失,包括房屋、青苗、附着物、家庭财物等,损失金额远远超出了所谓的拆迁补偿。二是人身伤害,我本人被非法拘禁,妻子被殴打,尤其是小孩受到的伤害更大,受惊吓后,一年多来,已出现精神异常、语言功能障碍、性格抑郁等症状。三是名誉损害。强拆行动后,我被《双峰发布》的消息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个人名誉受到了严重侵害。

9、罔顾《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在我家中公然对我妻子和儿子实施恐吓、酸打,并在我儿子需要照看和抚慰的情况下,仍无人性地将我妻子也戴上手铐,与我一道被挟持进了县拘留所,如此行径,置法纪道德人性于何地?

《国家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中规定:“切实做到被征地拆迁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重大工程项目建设涉及征地拆迁的,要带头严格执行规定程序和补偿标准。《国土资源部关于切实做好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和区片综合地价公布实施工作的通知》中规定:“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国土资源部门要按照保证被征地农民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的原则,建立征地补偿标准的更新机制,适时更新征地补偿标准,把握好调整幅度和周期。”

我支持合法有序的拆迁和发展,坚决反对违法强征强拆、非法拘禁!双峰县有关部门知法犯法,设套诱骗、违法强征、强拆、强判、强拘,严重侵害村民权益,堪比黑社会,弱势群体老百姓的权益谁来保护?

受害人彭建林,湖南双峰县永丰镇(现为永丰街道办事处)绍塘村绍塘组村民。